首页 >> 修身书籍 >> 正文

道德箴言录

责任编辑:龙慧  发布时间:2016-03-23

 

56.jpg



  致读者(这是作者为1678年版即作者生前最后一版写的序)
  现在这个第五版增加了一百多条新的箴言,意义也比前四版更准确了。公众对它们的溢美目前已超过我能为它们说的好话,并且,如果它们是如我所认为的那样(而我是有理由相信是这样的),则人们对于它们所能做的没有什么比想像它们需要赞扬更错不过的了。我将满足于提醒大家两件事:一件是人们并不总是把“利益”这个词理解为一种财产方面的利益,而经常倒是把它理解为一种有关光荣或名誉的利益;另一件事(这也像是所有这些思考的基础),就是作者仅仅考虑了处在那种本性被罪孽腐蚀的可悲状态中的人们,因此,他谈论那无数融进他们表面德性中的缺陷的方式,与上帝以一种特别的恩惠所眷顾的人们无关。
  至于这些思考的秩序,人们可以不费力地判断出它并不容易看出,因为这些思想论及的都是不同的题材,虽然有一些主题相同,人们怕干扰阅读也不认为总是有必要连贯地安排它们;然而,大家还是可以在后面的索引表中得到一些帮助。
  1 人们所谓的德性,常常只是某些行为和各种利益的集合,由天赐的运气或自我的精明巧妙地造成。男人并不总是凭其勇敢成为勇士,女人亦不问题凭其贞洁成为贞女。
  2 自爱是最大的奉承者。
  3 我们在对自爱的探索中只是达到这样一个发现:自爱对我们依然是一个未知的世界。
  4 自爱比世上最精明的人还要精明。
  5 我们的生命中断之日,才是我们的激情终止之时。
  6 激情常常使最精明的人变成疯子,使最愚蠢的傻瓜变得精明。
  7 那些像名画一样炫人眼目的伟大而辉煌的行动,是某些政治家的登台表演,然而它们也只是一些情绪和激情的普通结果。同样,奥古斯特与安东尼的斗争--人们把它说成是他们有主宰世界的野心的那场斗争,可能也只是一种猜忌的结果。(此处奥古斯特一般是翻译成奥古斯都,古罗马帝国初期-打手注)
  8 激情是惟一始终在进行说服的演说家。它们似乎赋予自己的主人一种天生的技艺,其规则是准确无误的。具有激情的最笨讷的人,也要比没有激情的最雄辩的人更能说服人。
  9 激情有自己不义的嗜好,使它的主人做出非常危险的事情。我们应当谨防它们,即使在激情表现得似乎最合乎理性的时候。
  10 激情在人的心灵里源源不断地产生:一种激情的消除,几乎总是意味着另一种激情的确立。
  11 激情常常激起与自己对立的东西。吝啬有些产生挥霍,挥霍有时导致吝啬;人们常常是通过软弱而达到坚强,通过怯懦而达到勇敢。
  12 在那虔诚和光荣的麒麟皮下,露出了人们煞费苦心想隐藏的情欲的马脚。
  13 我们的自爱心,比起我们的意见的指引来,更多地遵循我们趣味的指引。
  14 人们不仅忘恩负义,饮恨吞声,甚至恩将仇报,认敌为友;善应善报,恶应恶报,在他们看来倒像是受人奴役了。
  15 君言的大度常常只是笼络人心的政治姿态。
  16 这种人们看作是德行的大度,其动机有时是虚荣,有时是迟钝,经常是恐惧,而更多情况下是三者合一。
  17 幸运者的节制来自好运气给予他们的心情宁静。
  18 节制不过是害怕遭到人们的嫉妒和非议而已,因为这种嫉妒和非议会降临于那些陶醉于他们的幸运的人们。节制也是我们精神力量的一种无谓的炫耀,说到底,节制出于那些运气较佳的人们的一种这样的欲望--他们想使自己显得比自己的幸运更伟大。
  19 我们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力量去承担别人的不幸。
  20 贤者的坚定不移,只不过是来自禁止自己心灵骚动的艺术。
  21 那些被判罪而遭受折磨的人们,有时会装出一种坚定的态度来蔑视死亡(这种蔑视事实上只是害怕直面死亡),这就使人们能够说这种坚定和蔑视是属于他们的精神,就像说遮眼布条是属于他们的眼睛。
  22 哲学轻易地战胜已经过去的和将要来临的痛苦,然而现在的痛苦却要战胜哲学。
  23 很少有人认识死亡。人们通常并不是靠决心,而是靠愚钝、靠习惯来忍受它。大多数人赴死,只是把它看作一件不得不接受的事实。
  24 直到那些大人物被长期的厄运打倒,他们才发现他们过去只是靠自己野心的力量,而不是靠自己的灵魂来支持的,才发现周围有一种巨大的空虚,那些英雄的所作所为和其他人的行为并没有什么两样。
  25 承受好运须有较恶为多的德性。
  26 不灭的太阳亦不能使人们久视。
  27 我们常常以我们的激情,甚至最有罪的激情为荣,而嫉妒却是一种羞耻和不光彩的激情,是一种人们矢口否认自己拥有的激情。
  28 猜忌在某些方面说还是公平合理的,既然它只是倾向于使人们保存属于自己或认为是属于自己的利益。然而,嫉妒却是一种不能忍受别人幸运的愤怒。
  29 我们所行的恶,还不及我们的善良品质那样给我们招来那么多的迫害和仇视。
  30 我们的力量其实超过我们的意愿,而我们却经常自我辩解说:某些事情是不可能的。
  31 如果我们自己毫无缺点,我们也就不会在注意别人的缺点中得到那样多的快乐。
  32 猜忌是在怀疑中滋长的,当人们从怀疑达到确信时,它就变成愤怒,或者立刻消失。
  33 骄傲总是能找到骄傲的理由,甚至在它放弃虚荣的时候。
  34 如果我们自己毫无骄傲之心,我们就不会抱怨别人的骄傲。
  35 所有人都是同样的骄傲,只是表现的方式和手段不同。
  36 正像自然非常明智地安排了我们身体的各种器官以使我们幸福,它也给了我们骄傲以使我们免去知道自己不完善的痛苦。
  37 在我们劝导行为不端者时,诉诸他们的骄傲要比诉诸他们的善良更有效,我们与其去纠正他们,不如去使他们相信:别人可都是免除了这些缺点的。
  38 我们按照我们的希望许以诺言;我们根据我们的畏惧信守诺言。
  39 利益以所有种类的语言发言;玩弄所有种类的人,甚至玩弄无私者。
  40 利益使一些人盲目,使另一些人眼明。
  41 那些太专注于小事的人通常会变得对大事无能。
  42 我们没有足够的力量完全遵循我们的理智。
  43 当人被别人引导时,他常常以为是自己在引导自己,而当他靠自己的精神趋向一个目标时,他的心灵则不知不觉带走别的心灵。
  44 精神的有力或软弱,实际上只是身体器官好或者坏的状况。
  45 我们心情的反复无常,比运气的反复无常还要来得古怪和不可理喻。
  46 哲学家们对于生命的眷恋或冷淡,只不过是他们自爱的口味不同,我们无需再去争论那舌间的味觉或色调的选择。
  47 命运降临到我们身上的一切,都由我们的心情来确定价格。
  48 幸福在于趣味,而不在于事物。我们幸福在于我们拥有自己的所爱,而不在于我们拥有其他人觉得可爱的东西。
  49 我们既不像我们想像的那样幸福,又不像我们想像的那样不幸。
  50 有些自视甚高的人使不幸成为一种荣耀,他们想说服别人和自己相信:只有他们才是配得上命运折磨的人。
  51 我们在某个时候赞成的东西,我们在另一个时候又加以反对--目睹此情此景,能削弱我们的自满之心。
  52 不管人们的命运看来多么悬殊,还是存在着使好运与厄运相互平等的某种补偿。
  53 仅仅天赋的某些巨大优势并不能造就英雄,还要有运气与它相伴。
  54 哲学家们蔑视财富,不过是想通过蔑视命运不赐予他们的东西,而隐瞒自己对命运赏赐不公的报复心理。这种蔑视也是一种保证自己在贫困中不致堕落的秘诀,是一种获得尊敬的改弦易辙--这尊敬是他们不可能依靠财富得到的。
  55 厌恶恩惠不过是爱好恩惠的另一种方式。我们通过对蒙受恩惠的人们表示蔑视,来安慰和缓解自己没有得到的恩惠的苦恼;既然不能夺走使那些人吸引芸芸众生的东西,我们就拒绝给他们以尊敬。
  56 为了在社会上获得成功,人们就竭力做出在社会上已经成功的样子。
  57 不管人们怎样夸耀自己的伟大行动,它们常常只是机遇的产物,而非一个伟大意向的结果。
  58 我们的各种行动布满了幸运或不幸,人们对这些行动的大量褒贬就来自这些幸运或不幸。
  59 没有什么不幸的事件是精明的人不能从中汲取某种利益的,也没有什么幸运的事件是鲁钝的人不会把它搞得反而有损于自己的。
  60 命运会推动一切使之有利于它青睐的人们。
  61 人们的幸福或不幸依赖于他们情绪的程度,不亚于运气的好坏依赖于他们的情绪的程度。
  62 真诚是一种心灵的开放。我们很少发现十分真诚的人,而通常我们所见的所谓真诚,不过是一种想赢得别人信任的巧妙掩饰。
  63 讨厌说谎常常出于一种不易觉察的野心,是想给我们的话提供有力证据,并吸引人们以崇敬的口气加以谈论。
  64 真理并没有像伪真理造成那样多的坏事一样在世界上造成同样多的好事。
  65 人们毫不吝啬地赞扬“明智”,而它在最小的事情上也不能为我们提供担保。
  66 一个精明的人必须安排好他的利益的等级,使之井然有序。在我们同时急着做许多事情时,我们的贪婪常常会扰乱这一次序,结果因为欲望了太多的很不重要的东西,我们错过了那些最重要的事情。
  67 优雅之于身体,犹如良知之于精神。
  68 给爱情下定义是困难的,我们只能说:在灵魂中,爱是一种占支配地位的激情;在精神中,它是一种相互的理解;在身体方面它只是对躲在重重神秘之后的我们的所爱 一种隐秘的羡慕和优雅的占有。
  69 如果有一种不和我们其他激情相搀杂的纯粹的爱,那就是这种爱:它隐藏在心灵的深处,甚至我们自己也觉察不到它。
  70 爱情不可能长期地隐藏,也不可能长期地假装。
  71 当人们不再相爱时,几乎谁都会为他们曾有的那爱感到羞耻。
  72 当我们根据爱的主要效果来判断爱时,它更像是恨而不是爱。
  73 我们可以发现一些从未有过私情的女子,却很难找到只有过一次私情的女子。
  74 爱情只有一种,其副本却成千上万,千差万别。
  75 爱情和火焰一样,没有不断的运动就不能继续存在,一旦它停止希望和害怕,它的生命也就停止了。
  76 确实,爱就像精灵的模样:满世界都在谈论,却没人见过一眼。
  77 爱情出借它的名字给无数我们认为是属于它的交往,然而,对于这些交往,它所知道的并不比总督对威尼斯所发生的事情知道得要多。
  78 热爱正义在大多数人那里不过是害怕遭受不义。
  79 沉默是缺乏自信的人最稳当的选择。
  80 我们交友如此多变,是因为我们难以认识灵魂的性质和容易看到智力的优点。
  81 跟我们爱自己相比,我们实际上不爱什么人,当我们爱友甚于爱已时,我们只不过是在遵循自己的趣味和喜好。然而,正是靠这种惟一的爱人胜过爱已的友爱,友谊才可能是真实和完全的。
  82 与敌手的和解,只是出于一种想改善自己状况的欲望,或者是出于对斗争的厌倦,再不就是对某一坏结局的恐惧。
  83 人们称之为“友爱”的,实际上只是一种社会交往关系,一种对各自利益的尊重和相互间的帮忙。归根结底,它只不过是一种交易,自爱总是在那里打算着赚取某些东西。
  84 不信任自己的朋友比受朋友欺骗更可耻。
  85 我们经常自以为我们爱某些人胜过爱我们自己,然而,造成我们的友谊的仅仅是利益,我们把自己的好处给别人,并非是为了我们要对他们行善,而是为了我们能得到回报。
  86 我们的提防证明着别人的欺骗。
  87 假如人们不是相互欺骗,人们就不可能在社会中长久生存。
  88 我们根据我们对自己的朋友的满意程度,在自己心目中增加或者减少他们的优点,我们按照他们与我们在一起生活的方式而非他们本人来判断他们的价值。
  89 人人都抱怨他的记忆力,却没人抱怨他的判断力。
  谁也不满足于自己的财产,谁都满足于自己的聪明。--托尔斯泰
  90 在生活交往中,我们更经常地是由于我们的缺点而不是由于我们的优点讨人喜欢。
  91 即使是最大的野心,在它通往渴望的目标的路上遇到绝对不可逾越的障碍时,人们还会以为它是最小的野心。
  92 雅典人中间有一个疯子,他以为所有到港的大船都是属于他的。要使一个从自高自大中醒悟过来,就需给他一个如雅典人给予那个疯子一样坏的对待。
  93 老年人喜欢给人以善的教诲,因为他们为自己再也不能做出坏的榜样而感到宽慰。
  94 伟大的称号没有提高反而降低了那些不知道自立自强的人。
  95 一个十分杰出的功绩的标志是:那些最嫉妒它的人也不得不赞扬它。
  96 这样的人是忘恩负义的:他在他的忘恩负义方面的过错,还不及给他好处的人那样多。
  97 当我们以为理智和洞察力是两个不同的东西时,我们是弄错了,洞察力只是理智的灿烂光芒,这种光芒渗进事物的深处,在那儿它注意值得注意的一切,领会似乎不可理解的东西。同样,也还应当承认:那些我们归之于洞察力产生的所有效果,也属于理智之光的范围。
  98 每个人都说他的心灵好,但没人敢这样说他的精神。
  99 精神的高雅在于思考那些善良和优美的事物。
  100 精神的文雅就是以一种令人欣悦的方式谈论那些让人喜欢的事物。
  101 经常如此:事物更完美地呈现在那并不雕琢它们的精神面前。
  102 精神始终是心灵的受骗者。(注:心灵与精神(理智)的对立,是当时哲学家热烈思考的一个主题。帕斯卡尔也说:“心灵有它自己的理性不知道的道理。”)
  103 并非所有认识他们精神的人都认识他们的心灵。
  104 各种人和事都有自己的观察点,有的需要抵近去看以做出正确的判断,有的则只有从远处看才能判断得最好。
  105 那偶然发现他有理性的人并不是有理性的,而那认识、辨别、欣赏理性的人才是有理性的。
  106 为了正确地了解事物,应当知道其中的细节,而由于细节几乎是无限的,我们的知识就始终是浮浅和不全面的。
  107 夸赞一个人从不调情,本身也是一种调情。
  108 精神并不能够长期扮演心灵的角色。
  109 年轻人根据其血液的热度改变他的趣味,老年人则根据习惯保持他的趣味。
  110 我们给别人什么东西都不像我们给别人劝告那样慷慨。
  111 我们越是爱我们的情人,我们越是要准备遭怨。
  112 随着年龄的变老,精神的缺陷也像脸上的缺陷一样增加。
  113 有好的婚姻,但其中并无极乐。
  114 我们不能宽慰自己被敌所欺和被友所叛,但却常常满足于自欺自叛。
  115 骗人而不为人知异常困难,相反,自欺而不自知却十分容易。
  116 再没有什么比请示劝告或给予劝告的方式更不真诚的:那请求劝告的人显出一副对朋友的意见毕恭毕敬的样子,虽然他只不过是想要人赞同他的意见,为他的打算提供担保;而那给予劝告的人则表现出一种真挚热情的无私来回报这信任,尽管他在他给予的劝告中最常寻求的只是他自己的利益和自己的光荣。
  117 所有诡计中最狡猾的诡计就是:善于巧妙地假装自己已落入人们设置的圈套。因为人们总是在打算欺骗别人时自己最容易受骗。
  118 勿骗人的意愿,使我们经常受到别人的欺骗。
  119 我们太习惯于向别人伪装自己,以至最后我们向自己伪装自己。
  120 人们的背叛更多地是因为软弱,而不是因为一种背叛意图的形成。
  121 我们行善常常是为了我们可以不受惩罚地行恶。
  122 如果我们抵制住了激情的诱惑,这更多地是因为它们的软弱而非我们的坚强。
  123 我们不自我奉承就几乎找不到乐趣。
  124 有些最机敏的人毕生都假装在谴责诡计,目的不过是为了在某个关键场合,为了某个重大利益自己使用诡计。
  125 使用诡计通常是智力低下的标志,几乎总是如此:使用诡计的人为了在这个方面掩盖自己,却在另一方面显露原形。
  126 诡计和背叛只不过是由于缺乏才干。
  127 受骗的最可靠途径,就是自以为比别人更狡猾。
  128 过度的精细是一种错误的明智,真正的明智是一种稳重的精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