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雷锋 齐修身 做好人 >> 正文

辽宁锦州老兵义务电影放映队坚守二十一年:"只要群众需要我们永不停机"

责任编辑:陈文娟  发布时间:2017-07-25

  天,暗下来;黑背村,嗨起来;人,从四面八方涌来……


  “咋?一场露天电影就能折腾一个村?”北京电影学院大三学生佟璐璐搞不懂,在数字媒体终端如此发达的今天,义务放映电影还能这样有人气。


  跟拍一个多星期,她说,像黑背村这样山脚下的村庄,大家对银幕放映电影依然非常渴求。


  “这里的老人娃儿可能连电影院都没去过,看一场露天电影就跟过个年一样”,去偏远山区、边防哨所义务放映电影,正是辽宁锦州老兵义务电影放映队始终坚持的初心。


  是退伍老兵,更是永不停歇的放映员


  1996年6月,退伍转业两年的刘成金被一则新闻震动:家住锦州山沟的60多岁老母亲,背着双腿残疾的儿子到村里看电影,老太太说,“俺娃从小到大20多年没看过电影”。


  那晚刘成金失眠了:我一个老兵,还当过放映员,就不能为大山里的乡亲们放几场电影?


  很快,刘成金联系了张显龙、韩彦斌、朱中文、彭玉德、陈凤久、赵云吉、韩国玺等7名转业老战友。老兵们自掏腰包买放映设备,从电影公司租片,下乡先是骑驴骑骡子,后是刘成金从自家“偷出”5万块钱买面包车当“老兵电影大篷车”。


  放映队义务电影之旅的首站,是渤海边上的一个偏僻小山村——西八千乡喜鹊村。


  放映当天,幕布支在村里一所小学的操场上,周围的制高点,墙上、树上、房顶上,都被人抢先占据。那是很多村民平生第一次看电影。


  刘成金知道,这电影得接着放下去。


  2013年“八一”前夕,老兵放映队了解到葫芦岛地区海军某部有一名战士,常年驻守在四面环海的小岛,只有一条狗陪伴,经常几天都说不上一句话。


  他们坐着摇摇晃晃的小船,把放映机、发电机、幕布搬上了小岛,连放4场。


  放映的是电影,更是外面的世界


  在老兵基地的放映室里,有一块匾额,写着“老兵义务电影队音像库”。


  “这是解放军总政治部宣传部给我们颁发的,我们是可以享用片源的第2001家单位,其余2000家都在军队内部”,刘成金很自豪。


  有人说,“老兵不光为山村的百姓送去了电影,还让他们看到外面的世界。”


  在辽宁省凌海市温家沟村,有一所希望小学,四个学生、一位民办老师兼任校长。村子地处深山,孩子们从来没见过外面的世界,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看一场电影。


  1998年,孩子们的愿望传到老兵耳朵里。“本打算上午升国旗,晚上看电影,没想车陷到河里抛锚了”。零下二十七八摄氏度,通往温家沟村的山路上,老兵们扛着设备,徒步走进大山……


  夜幕降临,孩子们如愿看上了电影《刘胡兰》。他们还给孩子们带来学习用品和一面崭新的五星红旗。夕阳西下,村里第一次升起了五星红旗。


  是放映队,更是扶贫科普队


  21年来,老兵放映队自筹资金100余万元,坚持义务放电影。他们约法三章:不怕上山下乡,不吃群众一餐一饭,不拿群众一分钱报酬。


  其实,老兵们家境都不宽裕:6人家属下岗,自己单位效益也一般。可他们坚守公益,从不接广告,每年坚持资助孤儿和困难大学生,设立40多个扶贫点,带动社会各界捐资助学20余万元,帮助1680户居民脱贫。


  锦州凌海市白台子乡隆裕村现在富裕了,人均年收入能有七八千元。可在2005年以前,那里一穷二白。老乡们研究种香瓜,却“光长秧不结果”。


  恰巧老兵们到村里放映电影,刘成金想到了一个人——黑山县“香瓜大王”段玉春。刘成金软磨硬泡地把“香瓜大王”请过来,给村民上了一堂生动的科技普及课。


  从此,扶贫科普也成了老兵放映队的重要职责。每次下乡放映,他们都带上与当地种植相关的科技光盘和政策资料。


  如今,老兵放映队已编写7万余字的《农村电影放映员培训手册》,培训了137名放映员,组织1152名复员或转业军人组成32支放映分队,遍及辽宁、黑龙江、河南等5省。


  21年来,老兵放映队行程30多万公里,为1000多个偏僻山村、200多个社区、100多个边防哨所以及企业、学校、部队、机关,义务放映电影1500多部,共6000多场次,“只要群众需要,我们永不停机”。(记者辛阳)


返回顶部